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在"风水"中迷失 在私欲里沉沦

发布日期:2022-06-30    来源:清廉之岛

  陶诚华,男,1963年10月出生,1982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武义县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磐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县长;金华市政府副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副书记、主任;金华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金华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金华市委常委、副市长;金华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金华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

  2020年11月30日,浙江省纪委监委对陶诚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2021年5月,陶诚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年12月28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陶诚华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对陶诚华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一直以清高自居的我,居然试图通过江湖骗子,以输送利益的方式求升迁,这辈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但却是我做的最错、最蠢、最后悔的一件事。”接受审查调查期间,陶诚华在忏悔书中写下内心的苦楚。工作38年,从做事严谨、追求实效的领导干部,到迷信“风水大师”、大搞权钱交易、收受他人所送财物共计2970万余元的贪腐“蛀虫”,陶诚华的廉洁堤坝长期渗漏不补,经常管涌不堵,最终全面决堤,不仅毁了自己平和体面的晚年生活,也毁了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

  打着理财投资幌子想方设法以权谋钱

  自诩生财有道,实为歪门邪道

  陶诚华对于金钱的渴望始于2003年,那时的他想要装修贷款购买的商品房,但装修款却没有着落,需要四处筹措。“与一些经商的同学朋友交谈时我发觉,我们之间经济状况差距很大,心里开始不平衡。认为我工作没比他们少做,担子更重、压力更大,但为什么经济上会比他们拮据呢?”陶诚华在忏悔书中这样表白。

  心中萌生的私欲一旦占据了上风,陶诚华为官从政的廉洁底线很快从第一次“理财”开始失守。

  2006年,陶诚华认识了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任某某。感觉到陶诚华对理财的迫切心情,任某某多次向其表示,“你好好工作,理财的事情我来帮你办。”“体贴”的话语如春风般吹进了陶诚华的心里。2008年,陶诚华东借西凑筹了200万元,交给任某某“理财”,并约定按月利率3%支付利息。11个月后,陶诚华收取利息共计66万元。

  真金白银的回报,使陶诚华的发财梦越做越美。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主动向身边的商人老板们抛出“橄榄枝”,让他们帮自己进行所谓的“理财”投资。

  此时的陶诚华一门心思研究如何用钱生钱,丝毫没有察觉到路已经越走越偏。出资入股、间接持股、他人代持,陶诚华当起了“影子股东”。从最初出资11.4万元的“小打小闹”,到后来豪掷540万元的“大手笔”,他的胃口越来越大,短短几年时间,“身价”翻倍上涨。

  随着楼市逐渐走热,陶诚华又把目标瞄准了用“理财”所得投资楼市。早在2003至2004年,他购买杭州某处房产时,就向浙江某医疗器械公司老板方某借过30万,后来为了获得陶诚华的“照顾”,方某并没有让陶诚华归还,而是大方地“送”给了他。

  2014年初,当陶诚华想出售该处房产时,又想到了这位“老朋友”。当时,该房产市场价格为361.12万元,而陶诚华却准备以500万元的价格卖给方某。

  为什么陶诚华一开口就是500万呢?原来,2012年陶诚华以方某名义从浦发银行贷款500万,一年后贷款到期,方某安排续贷并替陶诚华付了18万余元的利息。但陶诚华并不满足于方某付的这点“小钱”,而是希望方某能出钱替他归还这500万的贷款,于是想出了用房产折抵的办法。

  “在公司发展过程中,陶诚华帮过我很多忙,所以当他提出要把房子卖给我时,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方某表示,自己愿意高价购买,其实是想继续抱紧陶诚华这棵“大树”。

  在与商人老板们心照不宣、默契配合中,凭借着“辗转腾挪、低买高卖”的手段,陶诚华的腰包越来越鼓。

  然而,投资之路并不总是顺风顺水、稳赚不赔的。2015年12月,陶诚华妻子张某某投资200万元到某项目,自己出了100万元,剩余的100万元由“老朋友”方某“赞助”。本来满心欢喜地等着赚得盆满钵满,没曾想投资到期时,项目亏了。

  此时,方某十分“仗义”地站了出来,“我出资100万元中亏损的那30多万,你们不用担心,我来承担。”言辞恳切,陶诚华知道后也默许了。

  有了这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张某某再投资时都会留个心眼,得到商人老板亏损保底的承诺后,才放心投钱,稳赚不亏。

  据办案人员介绍,陶诚华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利共计1075万余元。这些获利看似陶诚华‘挣’来的,本质上还是以他手中的权力换来的。“各种打着理财投资旗号的所谓市场行为让我迷失方向,使我在自我陶醉中一步步走向违法犯罪的深渊。”审查调查期间,陶诚华才幡然醒悟,自己费尽心机走了十几年的生财之道,其实是违纪违法的歪门邪道。膨胀的贪欲,让他彻底沦为金钱的奴隶。

  不信组织信风水

  被迷信冲昏头脑,试图依靠江湖骗子输送利益跑官买官

  没有当过地方党委“一把手”,陶诚华认为这是人生的缺憾,也是事业追求的瑕疵。

  2015年组织让其担任金华市政协党组书记,这本是组织对其的提拔重用,但陶诚华却并不满意。“我应该满足了,但却高兴不起来。”性格孤傲的他觉得自己的仕途绝不止于此,对地市党委“一把手”位置的向往像杂草一般在陶诚华的心底疯长。

  2018年,眼看自己已经55岁,权欲膨胀、一心想上位的陶诚华愈发焦虑。什么时候才能当上地市党委“一把手”?陶诚华反复问自己。

  这时候,有人向他透露,有个高手可以调节命理,使人官运通达。经过一番牵线搭桥,陶诚华结识了北京“风水师”朱某某。

  在与朱某某的交往中,陶诚华觉得“格局”一下子打开了。

  2018年9月,陶诚华请朱某某在华山为其安排法事调节命理,祈求升官。经过一番采气,放置神像、“五品官帽盒”、五谷、五色线、金银豆等物品做法事后,陶诚华遵照朱某某的说法,将“五品官帽盒”带回家中摆放,并将朱某某所送寓意“升官”的木制“升”放置家中。

  2019年初,陶诚华又请朱某某到金华家中做法事、改风水,在阳台上悬挂木制貔貅、定制瑞鹤屏风,以求转气运。

  2019年上半年,朱某某向陶诚华谎称其在北京有关系能帮助谋求职务晋升,但需要2000万元费用打点。此时,利令智昏的陶诚华在侥幸和赌徒心理驱使下,向多年好友、金华某房地产公司实际控制人方某某提出需要2000万元用于疏通关系,方某某表示愿意出资。同年9月、10月,按照陶诚华的指示,方某某分2次将现金400万元、600万元送给朱某某。方某某支付上述1000万元后,向陶诚华表示不再支付余款,并提醒其不要被骗。然而,对方某某的提醒,深陷迷局的陶诚华听而不闻。

  审查调查期间,陶诚华分析自己当时的“神操作”,感慨地说:按道理,凭自己一贯的思维方法,这是一个高度不确定的又具有高度风险的选项,应该放弃才对。但由于对方工作的神秘性以及自己想转岗的迫切性,使自己难以冷静客观了,到鬼迷心窍的地步了。真伪也不管了,那时候只知道用钱能办成的事情都是小事,而忘记了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是决不能用钱去跑官买官的。

  2019年下半年,为求尽快晋升,陶诚华继续请朱某某“帮忙”,为其父亲迁坟,在新坟墓处建造石亭、石塔,并做法事祈求官运顺畅。

  2020年,听闻组织在调查自己,陶诚华不仅不认真反思、主动向组织坦白,反而将用于迷信活动所使用的“五品官帽盒”、木制“升”转移至亲属家中,甚至请朱某某在家中举办“消灾”法事,因陶诚华夫妻生肖均属兔,朱某某便在其父亲坟前放生数只兔子,寓意“劫后逢(坟)生”,以求逃避组织查处。

  “我是病急乱投医,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风水,已经胆大妄为到无所顾忌了。”陶诚华在审查调查期间反思道,自己不顾官德和人格,屈尊于一个江湖骗子,靠“风水”求上位,更期望得到“神明”庇佑,这是一剂剧毒,饮鸩止渴的后果,不仅害了自己,更给党组织抹黑。

  以高雅之名掩盖腐化之实

  爱好变味,竟成恶好

  随着财富的积累,陶诚华不再是当初手头拮据的“普通人”了,在他看来,享受“有品质”的生活才是“醉美人生”,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渐渐地,鉴赏音乐等一系列雅好随之滋长。

  为获得更好的音响效果,陶诚华从设备到环境投入了近百万元。当然,他如此舍得享受,还是因为背后有商人老板们的“捧场”。陶诚华坦言:“交了几个朋友,时间长了,渐渐的在经济上也不分彼此了。”在他的这些朋友们看来,投其所好送高档音响器材,比直接送钱更能取悦陶诚华。

  7.5万元的美国MARK CD套机、8万元的后级功放、10万元的低音音箱、28万元的英国产前级功放……陶诚华看中了什么设备,就让他的商人朋友们前来买单。设备越买越贵,与音乐发烧友们的距离越来越近,陶诚华觉得自己的品质生活越来越优雅、精致、有格调,直至案发,他仍处在无止境的“追求”中。

  “精神世界丰盈了,物质世界自然也不能再落后。”2012年,陶诚华从浙江某木雕有限公司总设计师黄某某处以1万元的价格购得市场价5万元的“一路连科”屏风一扇,看似“骨折价”“特惠价”,其实是黄某某有求于陶诚华而献上的“诚意”。

  感受到黄某某的“诚意”后,2017年,陶诚华为黄某某继续担任市政协委员提供帮助。

  帮了自己这么大的忙,黄某某计划着再送给陶诚华一份“大礼”,而送礼的方式一如从前——“打折”。2018年2月,陶诚华只花23万元从黄某某处购买了价值共计85万元的中堂十二件套家具和一扇“清明上河图”圆形挂屏,用自己的一个招呼,换来几十万元的优惠。

  “以为自己是‘老革命’了,有资本享受了,就可以躺着看看了。”5万元一套的大红酸枝桌椅、8万元的木雕圆形挂屏、12万元的仙鹤暗八仙屏风……对于商人老板们的“进贡”,陶诚华统统收入囊中,用来装饰自己的新居,更用来显示自己高雅的品味,全然忘记了作为共产党员应时刻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生活品质’是改善了,但却离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远了,精力都花到这上面,就没有心思去为人民服务了。”陶诚华反思道。

  树朽先朽于根,人毁先毁于心。陶诚华没有将自己的私心杂念和所谓的雅好牢牢锁住,而是奉行权力至上、金钱至上,当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便寄希望于“风水”“大师”,因“迷权”而迷了心智,陷入“迷途”,完全忘记“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最终自食恶果、身败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