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退休三年,难逃锒铛入狱

发布日期:2022-06-15    来源:胶州市纪委

由风及腐 蜕化变质

退休三年,难逃锒铛入狱

衢州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江汛波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17年8月,江汛波从衢州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岗位退休。退休后的日子里,他时常找人下下围棋,切磋切磋棋艺,日日沉浸和徜徉在黑白棋局的世界里。然而,和表面上的云淡风轻恰恰相反,江汛波退休后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令江汛波焦虑不安的,正是其犯下的违纪违法问题。2021年4月27日,浙江省纪委监委对江汛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审查调查。4月28日,江汛波主动投案,并于当日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7月26日,江汛波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年1月27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江汛波有期徒刑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江汛波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反腐没有“退休”时。站在被告席上的江汛波,已经65岁,满头白发。伴随法槌落下,一切尘埃落定。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他坦言,自己一直有一块心病,特别是2019年,自己的利益相关人被省监委留置后,更是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心神不宁、寝食难安,现在接受司法审判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长达二十年不间断疯狂收受“节礼”

  在长期“人情往来”的幌子下越陷越深

  人生如棋,落子无悔。一盘棋即使布局再好,只要心生贪念,就会“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棋局如此,人生更是如此。

  曾经的江汛波是勤奋努力的,想干事、会干事、更能干成事。在基层工作的长期历练中,他的能力得到了展示。在组织的培养下,逐渐走上领导岗位,1997年底调任衢县县长,短短两年后,任衢县县委书记兼县长。

  担任“一把手”后,鲜花和掌声多了起来,围着江汛波、找他办事的人也多了起来。

  “平日里的我个性好强,总希望听到些赞美的话语。遇到别人求助,也乐于帮忙。殊不知,自己这是在被‘围猎’中丧失了应有的警觉,丧失了应有的原则和底线。”江汛波坦言,与“围猎”者交往越深,自己也就陷得越深。

  逢年过节是联络感情的好时机,每每这时,江汛波的家中总是迎来送往、宾客盈门,不少别有用心之人纷纷打着“节礼”的旗号,送上价值不菲的礼品、礼金。

  据办案人员介绍,江汛波受贿数额最多的两个老板江某某、金某某,都与江汛波交往有二十多年,逢年过节,两人必定要上门拜访、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其中,某混凝土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金某某就曾12次给江汛波送上“拜年红包”,共计14万元。某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江某某更是从2003年开始,连续18年以拜年名义送上现金或消费卡,共计30万元。

  就像温水中的青蛙,没有感觉到水温升高。等到察觉,为时已晚。多年来,江汛波以“人情往来”为幌子,在春节、中秋等传统节日大肆收受消费卡、红包。这些礼金、礼卡,金额从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然而日积月累,已成了“巨额”。

  据办案人员介绍,给江汛波送礼金的除了他业务管辖范围的关系企业,还有他的下属。1998年至2018年长达二十年的时间内,江汛波先后40次在其办公室或家中收受衢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诸葛慧艳(因犯受贿罪已判刑)以拜年、过节等名义所送消费卡,每次两千、三千、五千不等,共计12.9万元。

  不止诸葛慧艳,为了得到江汛波的关照,衢州市柯城区原区长方庆建(因犯受贿罪已判刑)也以拜年的名义,先后13次向江汛波送去礼金,总计5.1万元。江汛波均予以收受。

  所有这些所谓的礼金、红包,实际上都已经在暗地里标明了“价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送礼金、礼卡给江汛波,无非是奔着他手中的权力,与其说是送给江汛波,还不如说是送给他手中的权力。在长期的感情投资下,无论是希望在各方面得到“特殊关照”的企业主,还是请求其在工作调动、职务晋升上给予照顾的下属,江汛波对他们的请托均有求必应。

  上行下效,在江汛波主政的衢县、衢江区,当地曾经一度弥漫着严重的“收礼风”。如担任过衢县、龙游两地主要领导的诸葛慧艳,从1998年到2018年的每年春节前后,共收受他人所送各种款物价值近110万元,这还不包括一些人在其儿子留学、结婚和孙子满月时送来的红包,以及在其出国考察期间以出国开销名义塞来的钱款。又如方庆建,仅从某房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刘某某一人处,就收受拜年红包共计12万元。

  2019年3月、6月,曾经的下属诸葛慧艳、方庆建等人相继落马。此时再回望过去,作为较早主政过这些地方的主要领导,若是江汛波当时能够带头做廉洁奉公的表率,他和这些后来的下属们也许不至于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办案人员表示,江汛波利用年节带头收受礼金、礼卡,不仅带坏了一批干部,还污染了一方政治生态,败坏了当地的党风政风、社风民风。

  把正常服务企业当作对企业的恩赐

  收受贿赂竟心安理得

  作风上的“跑冒滴漏”,哪怕再小,都是对共产党人政治本色的玷污,不引起警惕、不加以抵御,就会埋下危险的种子。江汛波从不守小节、违规收受礼金礼卡开始,在“温水煮青蛙”中做出无法回头的错误选择。从收受数千元红包到收受数万元贿赂,由风及腐,逐渐蜕化变质。

  2001年,江汛波带队到上海洽谈引资项目,从外地引进的某纸业公司董事长王某某以工作汇报为由找到他,坐下谈了谈企业发展的情况后,便掏出一只信封,一边说着“出门在外,一点零花钱,一点小意思”,一边递给江汛波。信封里厚厚一沓,足足有8000美元。江汛波几番推脱,还是忍不住收了下来。

  “经受不住第一次考验的人迟早是要犯大错误的。”审查调查期间,江汛波一再为自己当初没有能够慎独慎初而万分悔恨。

  2003年上半年,受某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江某某请托,江汛波为其企业在低价购买土地、土地性质变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此后不久,江某某便专程登门拜访,并拿出一包钱向江汛波表示感谢。“刚开始我是又恐又急,几次三番地推辞,但很快,便被他的说辞和眼前这堆钱所诱惑,动了贪心。终于,我把钱收下了,整整30万。”江汛波回忆道。

  从小钱开始失防,到大钱炸开堤防,最后洞门大开、全线溃败。几天后,当江某某又一次送上30万元的好处费时,江汛波便毫无顾忌地收下了。他坦言,因为已经开过了先例,这次虽也推脱,只是客气罢了。

  从此后到2016年十多年间,江某某多次请托江汛波办事,并多次在事成后给江汛波送去钱款。2004年上半年,江汛波在一家饭店收受江某某为感谢其在企业新大楼选址、地价优惠事项上提供帮助为由所送的30万元。2009年,江汛波又在办公室收受江某某为感谢其在解决企业资金困难事项上提供帮助为由所送的20万元……

  “我把正常履职所取得的工作成果,当成是个人能力的展现,把服务企业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当成是对企业的恩赐。因此当企业家们来‘报答’我时,我就将其看成是理所当然。”此时的江汛波,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已出现了严重的偏离,面对行贿人一次次送上的巨款,居然收受得心安理得。

  2012年,时任衢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江汛波,负责主抓全市重大项目建设。在众多项目中,他对其中一个尤为上心,三番五次过问进度,明确要求特殊关照。然而,在“特殊关照”的背后,是江汛波在2012年7月带队前往该项目工地开展现场督导时,项目所属企业董事长陈某某当场塞给他的10万元红包。此后一年内,陈某某多次请托江汛波帮助其解决项目推进过程中的难题,为感谢江汛波的鼎力支持,他又先后4次在江汛波来工地视察时,为其送上5万元到20万元不等的好处费,江汛波均予以收受。

  “办了事后收受老板的‘报答’,成为了我收受贿赂的一个基本模式。”江汛波自我剖析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权力寻租的主观恶意性越来越突出,甚至直接把组织交给的职权当作了揽钱的工具。最终,自堕于“围猎场”,成为了权钱交易的牺牲品。

  没有底气跟家人提要求定规矩

  己身不正家风不正祸患无穷

  领导干部的家风,从来都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江汛波不仅自己到处伸手,还默许、纵容家人亲属利用其职务影响收受钱财。其妻子李某某对江汛波严重违纪违法行为不仅不制止、不规劝,还主动参与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可谓是夫妻联手,贪腐齐上阵。

  “我对妻子一直有一份歉意,觉得自己平日里工作较忙,家里所有的事都是靠她操心操持。”谈起妻子,江汛波一脸愧疚。出于对妻子的感激和信任,江汛波对妻子娘家的事也就多了些迁就和袒护。

  2012年上半年,江汛波的妻弟下岗后,衢州市某印染有限公司老板颜某某适时抛出了“橄榄枝”,邀请其共同经营自己的印染公司。

  “知道这件事后,我也说过一句,搞印染厂环保是比较麻烦的。但妻子回应我,弟弟下岗了,总要养家糊口的。”鉴于妻子的坚决态度,江汛波明知颜某某是有求于己,还是同意了这件事。

  有了自己妻弟这位“特殊合伙人”之后,江汛波夫妻为该印染厂出了不少力。应颜某某请托,江汛波不仅帮助印染厂通过了环评审查,在印染厂因气味较大,引发多起群众举报、投诉事件时,还帮助协调解决,为其减轻环保处罚事项提供帮助。后来,江汛波妻子李某某更是直接打着江汛波的名号办事,为该企业谋求特权。利用江汛波职务影响,李某某向相关职能部门打招呼,为该企业在免除环保行政处罚,加快企业搬迁和土地收储赔偿进度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江汛波在知晓妻子这些行为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不管、默许纵容。

  为感谢江汛波的“鼎力支持”,颜某某先后9次以消费卡、现金方式送给江汛波财物共计17万元,其中10万元通过李某某收受。

  家风不正,真正的根子还是在于领导干部自身。江汛波自身心中无戒、屡踩红线,耳濡目染其种种敛财手段,对于送上门的各类钱物,李某某也是有样学样、来者不拒。仅2010年江汛波住院期间,李某某就收受各类人等送来的探望费近10万元。在江汛波受贿金额中,有60余万元系通过李某某收受,而对于妻子所收的这些财物,江汛波都知晓并认可。

  2019年3月,江汛波已退休一年有余,本以为自己已安全着陆。但得知与自己相交多年,利益交往甚密的企业主金某某被留置后,江汛波寝食难安。

  “金某某和诸葛慧艳等人的案子相继爆发后,对照自己,我也已经陷入了违法犯罪的深渊,惶惶不可终日。我也想过主动找组织讲清问题,但思前想后,觉得自己已经退休,又始终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这次,江汛波还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为逃避组织的查处,他选择隐匿证据,将收受的消费卡等分门别类包装好,藏到其居住的别墅门口小竹园地下,妄图掩人耳目。藏了一段时间,2020年江汛波又将部分消费卡取出用于消费后,再将剩余部分继续埋藏。看似苦心孤诣、瞒天过海的招数,实则自欺欺人。在惩腐利剑下,再隐蔽的贪腐手段也无处遁形。审查调查期间,在办案人员审讯下,江汛波才一五一十地交代了隐匿地点。而后,当他每每再念及自己对组织的不忠诚,总会感觉像做小偷被当场抓住一般,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退休从来不是贪官的“护身符”。退休3年多后,江汛波最终迷途知返,选择主动向组织投案。他明白,组织上把“家法”摆在前面,目的是召唤更多迷途知返的人重拾初心。他说,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在他入党42周年纪念日的下午。“那天,办案同志从外面进来,问我,老江,今天是什么日子?我回头看到日历牌上显示的日期,脱口而出,今天是我的入党纪念日,已经42周年了。”当办案同志把江汛波的入党志愿书递给他,他几度哽咽了。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江汛波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在本该颐养天年的年纪,他却站上了法庭的审判席,接下去等待他的,将是冰冷的铁窗生涯。